bodog亚洲网

大同“野长城”的风采
2018-08-29
作者:宋元林   来自: bodog亚洲网

  那日,我从太原返回大同,车过雁门关,车窗外闪过一块书有“广武长城——最美野长城”的宣传牌子。疑窦顿生,难道长城还分野的和非野的吗?后来才知道,人们把没有人为地修复和保护过的长城称为“野长城”。
  我查找资料过程中,也增长了有关大同长城的知识。大同地区的长城与其它地方相比,荒烟蔓草,蜿蜒曲折,横贯东西,多了一分其它地方没有的苍凉和独特风采。这里没有人为地保护和修复,很有历史的沧桑感,是一种原生态的野性美,称得上是最美野长城。
  大同长城历史悠久,且资源富集厚重。境内历朝历代都有长城遗迹,包括赵长城、秦长城、汉长城、北魏长城、隋长城、金长城、明长城、清长城,堪称为“长城博物馆”,在中国长城史上占有很重要的位置。特别是明代的大同镇,属九边极冲之地,为了防御蒙古铁骑的强悍攻势,频繁修筑长城,不断增强长城的体量和规模,形成了气势恢宏的大同明长城。在历史上发挥了无可替代的军事、政治、民族融合、经济文化交流等作用。它不仅是宏大的军事工程,更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经典文化符号。
  大同明长城,史称边墙,东起天镇县东北镇口台,西至丫角山(今内蒙古清水河子上村东山)。与北京地区砖石结构的长城相比,大同境内的长城、烽火台皆为平地起墙,倚山筑台,全部用黄土夯筑,只有靠近城堡的重要地段,城台才用砖包。山墙一色,浑然一体,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。更有以地形地貌跨山越沟,蜿蜒曲折、墩台林立的奇观盛景。走近时,不仅能欣赏长城雄姿,还能感受当年修筑长城时融入的军事防御思路。
  大同明长城上修筑的边墙五堡处,城墙高5米以上,是大同范围内明长城较为突出地段。五堡即镇边、镇川、宏赐、镇鲁、镇河,分布在市区西北50公里处,每堡相距25公里。镇边堡东接阳高县,堡城周长1公里;镇川堡东接镇边堡十六墩,堡城周长也为1公里;宏赐堡东接镇川堡十九墩,堡城周长1.5公里;镇鲁堡东接宏赐堡十五墩;镇河堡东接镇鲁堡二十墩。堡堡相连,环环紧扣,像一把“连环锁”。如今,遗留下来的土夯长城历经几百年风雨侵袭,墙体已斑驳陆离,断断续续,但雄姿神韵犹在。站在这里望向墩台,一个接一个,向远方延伸过去,蜿蜿蜒蜒的边墙映入眼帘,还有那残破长垣,无声倾诉着遥远的过去,见证着悲壮的历史。
  作为历史的实物丰碑,大同长城的那种穿越时光而来的苍茫深邃之美,那种铺陈在眼前的壮丽厚重之美,带给人视觉上的冲击力,难以言表。更有长城所蕴藏的中华民族丰富的传统文化内涵,像一首回旋在岁月深处的交响乐,雄浑、磅礴、大气,激荡着人的心房。
  我对大同长城这种从浅层次上升到文化层面的认知,缘于2013年大学同学在河曲聚会。在太原工作的学友是一位摄影爱好者,他出版的摄影集中,一组夯土长城的照片吸引了我。只见一段段绵延于荒野之上的土墙,一座座屹立于黄土高原上的土堡,或是夕阳西下的悲壮,或是牧歌相伴下的苍穹,皆摄人心魄。加之照片下方选配的几首古诗,有唐李益的《统汉烽下》“统汉烽西降户营,黄沙白骨拥长城。只今已勒燕然石,北地无人空月明。”宋陆游的《古意》“千金募战士,万里筑长城。何时青冢月,却照汉家营。”等,诗情画意呈现出的悲凉、苍劲意境,很壮美、很震撼,深深地打动了我。
  回程路过长城脚下的一个小山村,见到了他镜头里的几孔土窑洞和老树下乘凉的几位神态憨厚的村民,分明是原大同市美术协会主席李江汉先生的油画《堡子人家》的现实版,亦如身后的土长城,静默、朴实、不俗套。
  我欣赏了学友的摄影艺术,也感受到他对夯土长城的另一种解读。如果说镜头中城墙、烽火台、古堡等本身的布局、造型、雕饰、绘画等建筑艺术,充满着不屈与不羁的阳刚之美。那么,那些与长城有关的诗词歌赋、民间文学、戏曲说唱、传说与故事等,是承载了两千多年的历史,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具体体现。
  千秋莽原,万里边塞,当我置身于长城脚下举头仰望,黄土夯筑的城墙愈见苍然风貌。绵延起伏的身躯里埋藏的一段又一段神奇的传说,让我依稀看到胡服骑射创建云中城的赵武灵王;白登兵败开启和亲历史的汉高祖刘邦;融合胡汉奠基隋唐盛世的北魏孝文帝;“隆庆和议”得胜堡茶马互市的繁华与鼎盛。也仿佛听到武周昭君阻雪,琵琶店里留音的哀怨琴声;为鼓舞军心,高唱《敕勒歌》的北齐大将斛律金;唐太宗李世民《饮马长城窟》歌中传递的“塞外悲风切”的凄凉与悲壮……
  岁月馈赠了我们宝贵的长城遗存和丰厚的文化资源,也留给我们大同“野长城”沧桑、壮美的绝世风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2008-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: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